OCC 2019|葛均波:创新,我们一直在路上——第十三届东方心脏病学会议主席访谈

2019-06-11 14:32 

一年一度的东方会是我国心血管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学术会议之一,东方会的成功不仅在于众多国内外知名专家的参与、对中国乃至全球心血管领域前沿学术及最新发展趋势的思考和引领,还在于它有梦想而不断探索,因创新而充满活力。每年东方会都有与众不同的内容设置让人们耳目一新,今年的东方会会有哪些亮点值得我们期待呢?2019年5月30日~6月2日,“第十三届东方心脏病学会议(OCC 2019)”将在上海世博中心召开,会议前夕,《门诊》特邀东方心脏病学会议主席、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均波院士谈谈今年OCC将有哪些精彩的创新内容。
回首以往:推动我们不断前行的动力是“创新”
《门诊》:东方会至今已经走过十二载,已成为国际知名的心血管领域学术会议,回首过去,东方会十二年来不断前行的动力是什么?展望未来,东方会持续进步的目标又是什么?
葛均波院士:改革开放四十年多年来,人民的生活水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但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,我国的疾病谱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由营养不良性疾病变为营养过度性疾病,高胆固醇血症、高血压、肥胖、糖尿病及吸烟等导致我国心血管疾病发生率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。在这个形势下,如何搭建一个能让广大临床医师得到更好的教育,充分展示我国心血管领域最新科研成果的平台,是需要我们思考和解决的问题。13年前,上海心血管领域有大大小小数个会议,但这种简单的重复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;所以十三年前,我们希望能搭建一个综合性的学术平台,既能推广临床指南及共识,也能为临床医师提供继续教育,东方心脏病学会议(OCC)由此应运而生。当时,OCC包含了从基础研究到预防、诊断、治疗、预后、康复等全链条的心血管疾病交流项目,并且在以后的很多年里不断完善,逐渐增加了康复论坛、护理论坛等心血管疾病诊疗过程中的关键部分。希望未来能更加完善,并将我们的东方会打造成为国际高水平的心血管疾病学术交流平台。
未来已来:东方会上将展示人工智能的最新应用
《门诊》:去年东方会上,“小葛”的出现无疑是开幕式的亮点,由此也引发了业内对于人工智能的广泛思考,近几年的东方会上还专门设立了人工智能与互联网医疗论坛,能否请您谈谈近几年人工智能在心血管领域的发展?对于人工智能与心血管结合的未来,您又有何看法?
葛均波院士:过去我们常常认为人工智能离我们的生活很遥远,实际上人工智能的发展已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,就像去年我总结的那样,未来已来,将至已至。随着计算机算法与大数据的快速发展,人工智能在医学领域的应用已有很大发展。通过今年在Nature Medicine上发表的有关人工智能在医学领域应用的文章不难看出,在疾病的诊断、管理、辅助治疗以及某些领域的影像学判断方面,人工智能已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。去年东方会上我们展示了人工智能在心血管疾病诊断方面的应用,经过一年的飞速发展,今年在人工智能方面又取得了一些新的突破,并将在今年的东方会上进行展示。
未来,在慢病管理、疾病筛选,特别是针对基层医疗机构面临的看病难、看病贵等问题,人工智能将给基层医师提供指导。培养一名合格的医师需要很多年,但这对于人工智能与大数据而言却很简单,通过人工智能的应用将大大缓解我国基层医疗机构看病难、看病贵的矛盾,并为患者的慢病管理提供一定的帮助。但是人工智能是没有灵魂的,虽然可以完成众多任务,却没有温度,在未来的临床实践中只能起到辅助作用。未来真正解决患者需求的,还将是有温度的医师。
耳目一新:5G带来的改变,将颠覆我们对传统介入治疗的认知
《门诊》:“创新”是东方会永恒不变的主题,每年的东方会都带给与会者不同的惊喜,今年的东方会又将有哪些值得期待的亮点?首次出现在东方会的代谢性心脏病论坛又是基于怎样的考虑?
葛均波院士:去年获得白求恩奖章发表感言时我曾经提到,医学是一个不断发展,对人体、生命不断认识的过程,如何给患者提供更有效的治疗手段,创新是主旋律。OCC中的一个“C”就是创新,东方会每年都会推出一大创新,例如治疗策略、治疗手段、治疗器械等,今年也不例外。除了人工智能外,一些新的治疗方式及治疗手段可能会在东方会的现场进行演示。而在开幕式上,由5G技术带来的改变,将会颠覆我们对传统介入治疗的认知,让参会的各位同道耳目一新。
今年首次出现在东方会上的“代谢性心脏病论坛”的最初设想,来源于三年前。当时我在中华心血管病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编者按,提出要重视泛血管治疗,这也是我近几年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近年来,心血管疾病发病率爆发性增长与代谢有直接关系,过度的营养导致了高胆固醇血症、高血压、糖尿病等心血管病危险因素的增加,促进了心血管疾病事件的发生。虽然患者最后的死亡原因可能是心脑血管疾病,但死亡的源头却是“代谢”。临床医师应当将人作为一个整体,站在战略的层面去考量,而不是单纯的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。欧美国家有部分地方的心血管疾病发生率在逐渐降低,他们其实只做了很简单的一件事,那就是控制代谢:健康的生活方式、健康的运动以及健康的饮食。当青少年时期发生了内皮细胞功能障碍,我们就应该意识到发生了炎症反应、细胞浸润,导致了胆固醇整体升高,而这些我们都能在早期检测出来。虽然现代化的手段可以识别易损斑块和易损患者,但当患者表现出症状再就医就比较晚了。我们认为临床医师应该从早期着手,早期识别血管损害,阻断疾病发生发展,从根本上降低疾病的发生。
ValveClamp:让复杂的手术变得更加简单
《门诊》:TCT上发布的COAPT研究结果为经导管二尖瓣修复术(TMVR)治疗功能性二尖瓣反流(FMR)的有效性提供了有力证据;您研发的ValveClamp也已进入FIM阶段,且取得了优异的治疗效果,作为我国经导管二尖瓣反流介入治疗的先驱者,您如何看待TMVR技术在我国的发展现状?我国在经导管二尖瓣反流介入治疗方面面临哪些挑战?
葛均波院士:我国人口正逐步进入老龄化,二尖瓣反流人口也将越来越多。根据中山医院的数据,二尖瓣反流的发生率已达到1.2%左右;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数据显示,我国二建瓣反流的发生率在0.7%左右。我国存在大量的二尖瓣反流患者,但其中只有2%的患者进行手了术,大多数患者仅仅是保守治疗,严重影响了生活质量。自MitraClip诞生后,国外进行了大量的临床研究,过去我们认为二尖瓣修复术的作用仅仅是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,但COAPT研究结果的发布,大大改善了临床对于二尖瓣修复术的认知,研究结果显示,二尖瓣修复术不仅可以改善患者生活质量,还可以改善患者预后、再住院及死亡事件。但MitraClip的操作过于复杂,很多二尖瓣反流患者不能使用,为此我们团队研发了ValveClamp,使复杂的手术变得更加简单;也有很多学者在研发二尖瓣缘对缘修复的同时缩小瓣环,以及置入新的瓣膜等技术与器械。未来无论是FMR还是DMR,介入治疗都将越来越重要。
目前经导管二尖瓣介入治疗技术还很难掌握,并且需要心脏外科医师的协助,对医院的整体实力是一个挑战;此外,临床上还缺乏长期观察结果,二尖瓣修复术后,患者生活质量的提高、预后的改善、症状的减轻同样重要。
不断探索:如何使创新的道路更顺利地走下去
《门诊》:您主导的中国心血管医生创新俱乐部(CCI)一直致力于医疗技术及相关器械的创新,您如何看待“创新”对我国心血管领域发展的意义?
葛均波院士:我国已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,器械创新和药物创新是我们绕不过的话题,我们不能靠进口、靠买,来支撑我们的科学体系。2015年OCC期间,CCI成立了。CCI成立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鼓励年轻医师,让这些年轻有活力、有想法、思维活跃的临床医师研制出适合中国国情和中国临床的器械及药物。现在CCI发展越来越好,希望通过给我们的学员灌输创新理念,让他们能在临床上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。近年来,CCI在临床上已研发几十项专利,并逐渐产生产品,完成了从样品到产品,再到商品的过渡。但现在中国的创新还在路上,不能过于乐观,现在我们仍在探索,如何使创新的道路更顺利地发展下去。

本文内容为《门诊》杂志原创内容转载须经授权并请注明出处。
门诊新视野|微信号:ClinicMZ《门诊》杂志官方微信
长按,识别二维码,加关注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unchengmenye.com/108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代理微信:扫描二维码拓玛思益生菌的微信,微信号:Alanxiang820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